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职工文苑
趁现在
作者:郭巧娇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1-02-22        点击率:214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“打我有记忆起,妈妈就是个中年妇女的样子,所以我总忘记,妈妈曾经也是个花季少女”,今年贺岁电影《你好,李焕英》里的这句话,打动了多少人的心。

很多朋友都知道,这部电影是贾玲为了怀念她意外离世的母亲李焕英而创作出来的。每次提起母亲,她都会忍不住泣不成声,母亲的离开对他而言,是一个遗憾,很多次午夜梦回,她都会想起母亲的模样。

778178D657778C2397DC192125B59C55.jpg

贾玲经历了李焕英的离去,岳云鹏又何尝不是历经父亲突然去世的噩耗?2013年,岳云鹏在德国演出的当晚,接到了父亲突然离世的消息。放下演出,他对不起观众;登台表演,对不起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的父亲。挣扎了很久之后,他决定强忍悲痛登台表演。返场谢幕后,愧疚、遗憾和悔恨一起涌上心头,他再也忍不住,失声痛哭。后来他在微博上写了四段跟父亲的故事,诗人董玉芳根据岳云鹏和父亲的故事创作出了那首感人至深的歌《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》。

“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,我多想不顾一切去看你,让你看看我的成绩,算不算有了一点出息。”

“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,我一定不顾一切去看你,让你看看我的儿女,长得像我又像你……”

可惜我们没有直达天堂的电梯,那些挥手作别的人,就再也无法相见。

《百年孤独》里说:“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席子。”原来,“父母在,人生尚又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”,这句话这么真实,这么扎心。

世界在发展,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我们和父母之间的代沟越来越大。我们总借口很忙,却有时间跟朋友出去吃饭唱歌;我们总说节假日要加班没空回家,却有时间提着行李去看世界的千变万化。

慢慢地,我们将父母一点点从我们的世界剥离,而父母也越发担心会成为子女的负担。生病了不敢告诉孩子,怕他们担心。打电话时也不在絮絮叨叨,生怕说多了耽误孩子时间。

其实我们也不是不能感受到父母的变化,但总是抱有一丝侥幸心理。直到他们累弯了腰,再也无法为我们遮风挡雨,我们才开始后悔,当初为什么不多给予一些,多付出一点。

从小到大,父母一直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。那个能一把把我们举过头顶的父亲,还有烧菜很好吃不停操持家务的母亲,他们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保护我们。

我们慢慢长大,父母不再年轻。他们慢慢的跟时代脱节,思想也变得陈旧。但我想说,你可以不听他们的建议,但你要学着温柔一点;你可以不听他们的唠叨,但你要试着耐心一些。你要试着将他们带入你的生活,而不是粗暴的把他们推开。父母要的很简单,一句惦记、一声问候、一声想念,就是他们最好的满足。

作为子女的我们,不要再吝啬表达自己的爱。

在有限的日子里,多陪陪他们。趁现在还来得及,学着像他们爱你一样,去爱他们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